奈何天真

故事有些矫情,文笔不好很对不起

找到的昨天

摸头这种方式,其实我并不敏感,但也并不喜欢。但是你不太一样。
那段时间,也不知抽了哪股风,喜欢摸男生的头。
于是乎,喜欢“我对你做过什么,你就会对我做什么”的你,也开始摸摸头模式。
①一开始,大多是非常轻的抚摸两下头发。
  有一次不知道什么缘故,你将我宽大的帽子戴上,然后,隔着帽子,摸了会我,我记得那种感觉,非常舒服,非常安心。

②印象最深刻的那次,我本想摸摸你的头,不想你闪躲,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我,脚上传来的剧痛,让我倔强的哭红了鼻子,却不出声。
   周围有很多人,我清楚的知道你在我身后,甚至清楚的知道那我起来的手中哪一只是你的?
   我拖着废脚走回座位,看着你跟在我身旁,说“别哭了,姐姐来了,姐姐在这里。”
   抬手,温柔地抚上我的头发。
   我脑袋一抽,那开了他的手,在上面撒娇般的小打了下,嘟着嘴看他。
   他愣了一下,放心地笑了。

找到的昨天

(时间大概都是混乱的,有时候的是在冷战,有时候的是平时玩耍而已)
这次是非常,特别,十分的莫名其妙。
那一份试卷并不多,但很费神。
我只能这么说。
于是我凝结神识于笔,以集中注意力。(乱讲)
笔走如疾飞奔驰。
最后一笔悄然落下。
视线的一角默然,书本由凹陷变为平整,在我抬头之际。
你的手已离开书本的一角,身体稳当稳当的转了回去。
我听见了声音,来自心湖的澎湃。
不是以往的忽远忽近。
只是原因,我到现在都不知道。
而你何时叫我,等了多久,看了我多久,失望了多久,以后我都不会知道了。

你是年少的欢喜

我发呆时,习惯望向窗外的天空。
因为这件事,我从望天变成了望你。
那时的你,于我隔了一个人,一条道。
听见你们聊天笑得欢,我一边嘀咕着课堂枯燥,一边又将沉昏的小脑袋转向窗的方位。
很好玩。
左边的窗是蓝的,右边的窗却是灰了。
思绪一空,视线模糊。
可有东西动了动。
你侧着身看我,在笑。
手轻轻抬起,一个巴掌的手势,让我回过神来。
他好像误会了,误会我在看他。
我也不想解释,只是你笑的厉害,连眼睛都眯了起来,很好玩。
窗外黑云飘走了,我心里有点跳。
那么这样吧。以后,就望你了。
你比较好看。